以德陈军跑路一周年 从喧嚣到死寂 用“沉默”维权

时间是最好的疗伤方式,能抚平一切伤口。

若是说比“三点钟无眠”社群更早的无眠社群是哪个,莫过于是以德陈军跑路的维权群了。

第一次得知以德创始人“跑路”的消息是2018年2月18日,那时候以德维权群大概有三四百人左右,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,群里受害者、媒体、围观者比比皆是。投资人想要在这里得到官方的回复及补偿,媒体想要在这里得到有价值的新闻,围观者则纯粹是为了看这场开年大戏,群里每分钟都会有大量的消息刷出,群里问的最多的,就是“EDT怎么办?”和“陈军呢?”这两句。

被摔死的“猪”

以德交易所(EtherDelta)是一个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的交易系统,其平台币EDT是整个跑路事件的导火索。

以德跑路之前,正赶上平台币的“风口”,那时币圈刚刚经历了分叉币的“造币”运动,投资人需要更多的投资产品来满足他们的需求。以币安的平台币BNB为例,仅在2017年12月13日-2018年1月13日一个月期间,其币值从单价2.7美元涨至23.01美元,近十倍的涨幅让人急红了眼,急切的杀入市场,以期能抓住风口。人们急需寻找新的十倍、百倍币入场来实现财富自由梦,交易所也找到了平台币的新玩法,将用户变为投资人,形成利益捆绑。以德就是在这期间推出了EDT,虽然做好起飞的准备,但EDT并没有飞多久,就不幸摔落在地成为第一头被摔死的“猪”。

WV6VyPROwx9FEserRCXzB4xZBPW51p34bdpRui9D.png

(BNB走势,数据来源于非小号)

www.ag88.com www.inspectorreference.com EDT在私募阶段时,可以用1个ETH兑换15000个EDT,经过私募的阶段之后,便正式上线交易所开始公募,公募的价格为1个ETH可以兑换8500个EDT,EDT最初上线以德、币诺两家交易所,上线的EDT单价大概在人民币0.7元左右,随后EDT价格一路暴跌,跌至单价人民币0.2元左右。

破发只是开始,人们还在期望EDT价格能够触底反弹的时候,以德交易所暂停了EDT的交易,让EDT陷入弥留阶段,而公司大股东陈军的跑路直接宣布了EDT的死亡。

xQdaso0Ayd3YSqwunv4mNwace2XYKN26Fuu8j0eu.png

(EDT走势图)

内情并不重要

以德大股东陈军在还未失联时,曾表示:“之所以会暂停EDT的交易是因为收上来的以太坊并没有打入大股东的协议地址中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最终导致EDT暂停交易?!?/p>

而EDT项目负责人及股东之一的luna sun则对外表示:“团队想要将收取的费用进行公布,因为内部利益的原因导致无法对外公布EDT账目的明细,所以最终导致EDT暂停交易?!?/p>

经历了公司高管的推诿扯皮后,最终以德官方团队发布声明,承认以德跑路事件为诈骗,并已经向美国纽约警方和 BVI 发起了诉讼,美国 SEC 参与到以德的调查中来。

最终跑路的原因是什么,到底谁在说谎,是否还有其他内情,在以德团队站在受害者的位置后,所有的责任都被陈军一肩挑之,万千罪过皆归陈军之身,而答案就变得不再重要了。

“没人管了”

跑路事件定性之后,投资人面临投诉无门、维权无门的情况?!八前阉性鹑味纪聘戮?,陈军早就消失了,其他的负责人也不会管这些事,没人会再管我们了?!币晃煌蹲嗜私辜钡亩越鹕凭档?,所有的投资人也都惶惶不安,期待媒体的报道能促进维权的成功率。这是当时的情景,却不是现在的。

最初,人们每看到有媒体发布对以德的相关报道,都会激动的互相传阅,因为他们知晓事情闹得越大才越有可能拿回属于自己的钱。但随着媒体报道的减弱,时间也不断消磨着他们的敏感,维权的人群逐渐减少。

时隔一年,金色财经再次联系到这些投资人的时候,他们脸上的焦急换为淡然,投资失败情绪也已消散?!翱嫉氖焙蚴钦嫘奶矍?,现在都认了?!币晃煌蹲嗜怂?。另一位投资人的言论反应了绝大多数人的心态,“钱没就没吧,不维(权)了,没这精力”。

“我倒是报警了,警察只是备案,没什么线索?!闭馕煌蹲嗜耸钦饧该ㄕ咧形ㄒ槐ň?。没报警的投资人认为:“我就投了两个ETH,当时1个ETH价格9000左右,金额小,估摸着报警没什么用?!背酥?,维权者还面临不知去哪投诉、认为交易所是国外的公司投诉难的问题?!捌涫礗CO本身就是违法的,我们在参与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违法了,这还怎么维权?!绷硪晃煌蹲嗜怂党龅乃墓寺?。

维权“麻烦”、周期长、希望“不大”、ICO本身就是违规等等,这些想法在维权者中占据主流,成为让维权者在维权的路上望而却步的困难,再经过时间的消磨,情绪冷却后的投资人接受了陈军跑路的事实,最终只能“认了”。

法律没有缺席

以德某某跑路真的没有办法将其绳之于法吗?金色财经就此事致电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,肖飒表示:我国法律?;ぶ泄窈戏ㄈㄒ?,即便是外国人或外国法人也不能去损害中国国民的重大利益。若涉事企业高管或团队成员携款潜逃,可能会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的第225条、第192条,涉嫌非法经营、集资诈骗等,协助其售卖相关币的帮凶也可能触犯《刑法》第226条,涉嫌诈骗。

同时肖飒还表示:目前司法实践对ETH的定性认识不一,国家公诉时存在一定的难度。在国内中部沿海城市及南方等城市将ETH的定位与BTC相同,都认定为特定的虚拟商品,属于财物,所以可以使用?;と嗣癫撇姆衫戳啃潭ㄗ?,未将ETH定位于财物的地区,受损用户的维权难度较大。此外针对经济类潜逃犯罪的人群,国家还有专门的“猎狐行动”来抓捕潜逃国外的犯罪嫌疑人。

另外针对ICO方面肖飒也做出了解释:ICO是非法的,受害群众如果财产权受到损失,可以通过民事诉讼或刑事报案的办法维护自己权利。

“懒得维了”

在得知国家法律可以给予支持的时候,他们并没有被鼓舞。一位投资人表示:“虽然把我积蓄都投资进去了,但也不会想去维权了,懒得维(权)了?!薄袄痢钡梦?,并不是真懒,更多的还是人们觉得看不到希望?!氨胰τ屑父鑫ǔ晒Φ?,我还投了BCDN,也跑路了,维权到现在也没有回应?!背酥?,“没必要”是不想维权的主要原因,“现在币价贬值的厉害,之前十万块钱现在也就不到一万了,没必要了?!绷硪晃煌蹲嗜私馐土怂幌朐傥ǖ脑?。

除了报警的方式之外,也有人曾直接与以德交易的管理者Luna联系,“不过去年8月份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了?!币晃煌蹲嗜硕越鹕凭?,“我损失的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,跑了就跑了吧?!蹦壳氨胰χ凶鞫癯杀镜?,民不告官不究,对这个行业来说并不是好的发展态势,对于这种现象,犇睿资本BN Capital创始合伙人褚康表示:“行业内部从业者会在信任方面“自相残杀”,更会对行业外的资本力量和潜在从业者带来极度的不安全感,无法吸引他们形成增量的新血液,最终会滞碍产业健康循环发展?!?/p>

“如果有人号召,我可以响应?!庇胍晃煌蹲嗜朔直鸬氖焙?,他留下这样一句话。


文章作者: 庞邺 / 责任编辑:庞邺我要纠错
声明: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,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"稿件来源:金色财经"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

www.ag88.com > 区块链 > 以德陈军跑路一周年 从喧嚣到死寂 用“沉默”维权